诚信在线娱乐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来源:诚信在线官网    发布时间:2017-11-15 22:09:00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温如军)日前,山西省闻喜县公安局在山西省公安厅、运城市公安局的直接领导和参与下,成立“603专案组”,打掉了盘踞在该地区十多年的“黑社会”犯罪团伙,专案组共破获刑事案件175起,抓获232人(包括公安局2名副局长、7名公安干警、4名辅警),仍有40人在逃。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黑社会组织案人员结构图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近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就上述案件到闻喜县实地进行了采访。

据专案组人员介绍,2016年初,山西省公安厅部署集中开展深化打黑除恶、推进治爆缉枪、铲除黄赌毒三大战役后,在运城市局党委的统一部署下,闻喜公安局对近年来接到群众多次举报和上级转办的关于该县侯氏兄弟长年开设百家乐赌场、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敲诈勒索、强迫交易、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线索进行梳理汇总、迅速采取措施。2016年6月3日抓获涉嫌盗掘古墓葬的犯罪嫌疑人侯某发。

随后,运城市、县两级公安机关抽调30余名民警组成“6.03”专案组,对侯氏兄弟违法犯罪案件展开侦查。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刘杰批示省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组办公室督办此案。专案组通过进一步调查取证,发现、证实犯罪嫌疑人侯某发、侯某海、侯某亮、侯某江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违法犯罪案件。

同年12月12日,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协调小组办公室将犯罪嫌疑人侯某发等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目前,该案件已由运城市检察院起诉至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涉赌

多位公职人员参与其中 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公安机关查明,犯罪嫌疑人侯某亮于2003年偷渡到缅甸果敢地区,参与百家乐赌博活动,看到开设赌场有利可图,便伙同雷某等人开设百家乐赌场,谋取非法利益。

2009年侯某亮伙同他人担任百家乐赌博网络高级代理,以占股80%和获取8‰洗码费的方式,在闻喜县及运城市盐湖区、河南省洛阳市和河北省石家庄市、保定市等地,开设百家乐网络赌场。

专案组相关负责人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此案仅在闻喜县查实涉案赌资就超过两亿元。其代理人员中多为家庭式组合,参与赌博的人员既有一般群众、也有党员干部。

多位参与百家乐网络赌博的受访者中,不仅有输光了几十年积累的家产,一夜之间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甚至还有还不上赌债后被关狗笼子,选择自尽的。

王某原本是闻喜县下邱村村长,并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经朋友介绍,2012年他就参与网络赌博。

“也有赢的时候,但赢的永远是积分,输的却是金钱。”王某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他见过有人一夜之间赢了2百万,冬天直接脱光在雪地里裸奔,可第二天又连本带利输个精光后,丢了魂似的卧床不起。

王某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输掉400多万,由于还不上钱,遭到候某亮等人殴打,在医院治疗3个多月,如今腿部还留有后遗症。

“当时因为我是村长,他是杀鸡给猴看,用残忍的手段把我打个半死,给还不上赌资的人看。”王某说。

王某是受害者也是嫌疑人,因为他自己也开账户,拉其他人进来参赌,如今身陷囹圄的他,提起此事也是悔恨当初,愧对家人。

李某是王某线下参赌人员,本来有自己的生意,私家车就有三辆,他短短一年就全部输给他人,并输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最后选择悬梁自尽,留下年轻的妻子和3个年幼的孩子。

“李某生前因为欠下巨额赌债,被人关进狗笼子,3、4天不给吃喝,遭的罪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办案民警告诉记者。

刘某本来是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会计人员,在当地也有可观的收入,染上赌博的习惯后,经常回家后闷闷不乐,借酒浇愁。

因为平时在家对妻儿体贴、对父母孝顺,家里人一直没有将刘某的反常行为和赌博联系到一起,直到检察机关上门,告诉他们刘某“畏罪潜逃”。

原来,刘某染赌后,不光输掉自己的积累,还输掉家里准备给弟弟结婚的彩礼,但这百八十万根本无法填补欠下的赌债。于是,利用曾经的职务便利,他盗用单位的公款190万元,用作偿还赌债和新的赌资。

最终,刘某被判有期徒刑13年,丢下了怀孕的妻子和父母。其母亲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几度泣不成声,悲痛欲绝。

另外,公安机关查明,闻喜县桐城镇财政所工作人员任某挪用新农合医疗保险金267万元参与百家乐网络赌博直至案发,致使桐城镇十多个村村民不愿意交纳新农合医疗保险金;闻喜县河底镇连家坡村原村委会主任张某珠负责该村移民小区建设工作,因其参与赌博,欠债近百万元。

为偿还赌债,张某珠将数套移民房一房多卖,导致该移民小区长期无法投入使用,群众怨声载道。

涉黑

买下偏僻窑洞私设刑堂 私购铁链等刑具

对于欠侯氏兄弟赌资或高利贷人员,侯某亮、侯某发、侯某海便组织社会闲散人员或吸毒人员采用胁迫、捆绑、电警棍击打、刀砍、脚趾扎钢针等手段非法拘禁、暴力讨债。

专案组在侦查期间,无意中发现侯某海在闻喜县神柏乡购买一座独立的院子,在该院的一孔窑洞内安置自制手铐、脚镣、监控等设备预谋关押欠债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来到上述“独立的院子”发现,该院子杂草丛生,背靠“大山”,只有几口窑洞,由于该区域人烟稀少,一进院子就透露着几份阴森。

其中有一口窑洞引起记者注意,窑洞门开着,火炕上铺有被褥,猛一看像是刚住过人,但走进一看,被褥上落满了灰尘,部分墙皮也掉了下来。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侯某海购买的拘禁他人的窑洞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这口窑洞深大约有十几米,中间被一个布帘隔开,布帘这边放着沙发、茶几,茶几上放着的垃圾袋里是一些方便面袋、饮料瓶、零食包装等生活垃圾。

揭开布帘眼前的一幕让人毛骨悚然:墙面干净,除了四个大铁钉子别无他物。

闻喜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介绍,民警发现这个院子时,这四个大铁钉上还有四根铁链,用来固定人的两只手和脚,现已被公安机关扣押。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侯某海购买预谋拘禁他人的窑洞内钢钎及带锁的铁锁链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据介绍,该窑洞是侯氏犯罪团伙私设的“刑堂”,由于多数受害者也是嫌疑人,所以很难考证这里有多少人“受刑”。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侯某海等人非法拘禁时使用的电击棒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我办刑事案件30多年了,这样设‘刑堂’的还是第一次见,太震惊了。”一位参与办案的民警说,该“刑堂”主要为那些不听话的“小弟”和欠赌债、高利贷还不上的人设立。

除了私设刑堂,侯家的“赚钱”手段还有不少,在闻喜县,甚至流传这样一句话:凡能赚钱的,都被侯家包了。

专案组人员介绍,2012年,犯罪嫌疑人侯某海看到房地产开发形势不错,为攫取非法利益,侯某海伙同张某军等人以放贷为名,于2012年10月份至2016年5月份先后以月息为5%的利率,强行放贷给房地产开发商张兵义共650万元。

期间,张兵义多次要求偿还本金,侯某海均予以拒绝。迫于侯某海的恶名,张兵义只好每月按时付息。

侯某海共收回本息1117.285万元,勒索被害人张兵义现金467.285万余元。

2007年犯罪嫌疑人侯某发发现采矿利润可观,为取得吕生茂的闻喜县年家沟生茂铁矿,多次组织人员采取在吕生茂的家中进行恐吓、在采矿区闹事、对吕生茂的家人进行伤害等方式威胁、恐吓被害人吕生茂。

迫于无奈,2008年6月5日,吕生茂将年家沟生茂铁矿以2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侯某发。

侯某发获得该铁矿后,疯狂开采近一年,非法获利1212余万元,后以96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刘某,又从中非法获利近700万元。

公安机关介绍,2012年12月份,侯某海向张某索要欠其大哥侯某亮的90万元赌债,持刀将张某腿部扎伤,伙同多人将张某非法拘禁达十余日,期间采取脚趾扎钢针等残忍手段,迫使张某通过其弟担保和用其前妻房屋抵押归还部分赌债。

涉毒

殴打恐吓其他毒贩 垄断当地市场

公安机关向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介绍,该犯罪团伙基本控制了一定区域内的毒品交易市场。

该犯罪集团成员张某民初中毕业后就开始浪迹社会,为了生计先是为他人当司机、倒卖矿石,后又购买了一辆雪佛莱轿车跑黑出租,在此期间张某民结识了侯某海。

2011年7月份,张某民为朋友王某毅和张某霞在秦江酒店开房后提供给其二人吸食毒品(冰毒),张某霞因吸毒过量死亡,张某民也因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被闻喜警方上网追逃。

在逃期间,侯某海应张某民“请求”,为其提供了藏匿地点,并帮助张某民逃脱了公安机关的打击处理。

张某民从此跟随侯某海,参与其组织的盗掘古墓葬、非法拘禁和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2015年,张某民得知侯某海吸食毒品后,组织多名吸贩毒人员,采取以贩养吸的方式向侯某海提供毒品。

期间,侯某海虽给予过张某民一部分毒资,但远不够购买毒品的“本钱”。

2015年4月份,张某民听说桐城镇南关村林某因贩卖毒品出狱后,便找到林某明确表示他想控制闻喜的毒品市场,林某知道张某民跟着侯某海,且他有给侯某海送毒品时慢了点,被侯某海等人用棍殴打的经历,林某因“张某民上面有侯某海罩着”,便答应张某民不敢再贩卖毒品了。

2015年,张某民得知桐城镇岭西东村的孙某贩卖的毒品不是从他线上出的货,遂安排多人在闻喜县北垣路口一住处抢劫孙某的毒品。

2016年3月份的一天晚上10时左右,张某民对另一毒贩任某涛进行殴打,欲霸占该地区毒品市场。

多年来,张某民借助侯家的恶势力,行事极端化,多次打压其他贩毒人员,基本上对闻喜县毒品市场形成垄断。

经查,2015年3月份至2016年6月份,犯罪嫌疑人张某民涉嫌贩卖毒品海洛因片16130粒,共967.8克,冰毒795克。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警方从侯某亮家中扣押的冰毒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一位曾给侯某海“供货”(毒品)的犯罪嫌疑人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介绍,有一次侯某海向他打电话要“货”,他晚去了两个小时,就被侯某海手下人用铁棒痛打半个小时之久。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警方从张某民贩卖毒品案中扣押的海洛因片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其实,并不是我送货迟了,真正打我的原因是他们(侯氏兄弟)不想让我在这片地方混(贩毒),有要货的就必须从他那里走。”上述人员告诉记者。

盗墓

因倒卖国家重点文物被列为公安部A级逃犯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得知:侯氏犯罪组织在闻喜及周边县市大肆盗掘古墓葬,经查实共35起,其中大部分为国保区和县保区,经鉴定东周时期古墓葬居多。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涉案被盗文物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同时,该组织盗墓既遂后立即将盗掘出土的文物转手倒卖,导致被盗掘珍贵文物无法追回。

侯某发从小习武,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就跟随他人在闻喜县及周边县市大肆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警方起获被盗掘的青铜铍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记者采访中得知,1995年山西省开展打击文物犯罪的“南征战役”时,侯某发闻风而逃后,被原运城地区公安处列为13名重大文物逃犯之一。

2001年,侯某海因涉嫌倒卖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南省三门峡市虢国墓(后建为博物馆)珍贵文物多件,被公安部列为A级逃犯。

在逃期间,原先跟随侯某海的犯罪团伙成员,改头换面,或“跳槽”到犯罪嫌疑人侯某亮处,成为开设赌场的骨干,或转而跟随犯罪嫌疑人侯某发,成为盗掘古墓的犯罪成员,侯某发还为“转场”过来的违法犯罪成员提供摩托车等交通工具和购置盗掘古墓的工具费用,用于“探墓”和盗掘,并亲自组织指挥盗挖。

至此,以侯氏兄弟血缘维系的开设赌场和盗掘古墓葬犯罪团伙已基本形成。

公安机关介绍,侯氏兄弟犯罪集团,作案手段隐蔽,反侦查意识较强,在司法机关打击处理时,其主要成员经常通过指使或唆使同案犯作伪证,致使该犯罪集团得不到应有的打击处理,该犯罪集团成员一旦获取自由身之后,仍大肆进行开设赌场和盗掘古墓葬等违法犯罪活动。

侯氏弟兄也因此在“黑道”上名声大振,大多数社会上闲散人员或两劳释放人员,积极投靠以侯家兄弟为首的犯罪集团。

闻喜县贩卖毒品人员张某民就是在2011年,因容留他人吸食毒品,被闻喜县公安局批准拘留上网追逃后,主动投靠到侯某海的门下寻求庇护,逃避公安机关打击。

在侯某海的庇护下,张某民又积极参加了侯某海组织的盗掘古墓葬等多起违法犯罪活动。

据公安机关介绍,为笼络人心,该集团还通过分发红利、奖金、购买交通工具、提供财物等方式,以及摆平事端、纵容违法犯罪的组织成员逃避法律制裁等形式对组织进行管理和控制。

专案组负责人及部分办案人员多次受到威胁

公安机关介绍,侯氏犯罪组织的组织领导者绝大多数是有前科或是两劳释放人员,虽多次受到司法机关查处,但是往往能“化险为夷”。

犯罪嫌疑人侯某亮1983年严打期间因涉嫌强奸罪、流氓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出狱后,侯某亮在闻喜县公安局民警的帮助下改名后,摇身一变成为无前科人员,长期公然开设网络百家乐赌场而不受查处,并与原闻喜县公安局副局长景益民合伙开发房地产、投资旅游公司。

侯某发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因跟随他人大肆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被劳动教养后,后重操旧业,组织人员大肆盗掘古墓葬,1995年山西省开展打击文物犯罪中被山西省公安厅确定为十九名重大文物逃犯之一,2002年4月2日侯某发被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抓获,之后不了了之。

2008年9月,犯罪嫌疑人李某安等人将盗掘出土的青铜鼎等数件文物以90万元价格卖给侯某发,侯因涉嫌倒卖文物罪被夏县公安局上网追逃,2011年9月30日,其投案自首,2013年1月15日被夏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

侯某海1986年因抢劫罪被兰州市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1990年提前释放后,不思悔改,于1993后纠集他人在闻喜县桐城镇上郭村等省级文物保护区内疯狂盗掘古墓葬8起。

1999年8月15日,侯某海纠集多人持两支猎枪和狼牙棒将刘某云打成重伤后外逃,1999年9月5日民警将其抓获后,从其家中扣押文物30余件及大铲、小铲等盗墓工具。在之后的审讯中,侯某海从当时的二楼讯问室跳窗脱逃。

山西黑社会私设刑堂 被查后还多次威胁办案人员
侯某海非法持有的枪支 摄/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记者 温如军

经闻喜县人民检察院批准,同年11月9日侯某海被执行逮捕,后以故意伤害罪、盗掘古墓葬罪移送山西省人民检察院运城分院审查起诉,2000年9月16日,山西省人民检察院运城分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2001年2月3日,侯某海因涉嫌倒卖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河南省三门峡虢国墓珍贵文物若干件,同年8月8日被公安部列为A级通缉逃犯,奖金50000元。

2005年11月,侯某亮带着侯某海到河南省三门峡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投案自首,并退赃50万元后,该案至今没移送审查起诉。

2013年5月1日,犯罪嫌疑人侯某海持刀将郝某剑砍至轻伤,后持仿六四式手枪威胁郝某剑不许报警。侯某海投案后,办案人只对伤害部分予以起诉,涉枪部分没有查实,致使犯罪嫌疑人侯某海被闻喜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流失在社会上枪支直至专案组查证落实后,才被追缴。

闻喜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就该案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6.03”专案开始侦办后,案件负责人及部分办案人员多次受到黑恶势力的威胁,他们安排不明身份人员及车辆尾随跟踪办案人员,在部分办案人员的家附近逗留、示威,甚至多次将冥币放置办案人家门口对其家人进行恐吓。


诚信在线官网 除注明原创以外,其余均来自互联网以及微信朋友圈,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立即删除!
文章地址:



上一篇:省督查组来肥督查“安全五小工程”建设 下一篇:最后一页